编  审:邹维荣、黄从军、姜  宁        编  辑:高  盛、韩阜业、李  浩、祁登峰
  • 创新者总是快人一步

    “中国有可能在2020年发射火星探测器。”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嫦娥一号卫星系统总指挥兼总设计师叶培建院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火星探测项目是我国继神舟载人航天工程、嫦娥探月工程之后又一个重大太空探索项目。对此,北京飞控中心科研团队早已提前3到5年储备下了专业人才、提前组织技术 预研,如今已经拿出了火星探测轨道精度计算的模型和初步方案,并通过了专家审核。

    “创新者总是快人一步。”北京飞控中心主任陈宏敏经历了历次载人航天飞控任务,他的感触比常人更深:从神五到神十,从一人到两人,从一天到多天……看上去似乎只是数字的变化,而它所代表的,却是载人航天事业的一大步。正是他们自主创新的勇敢气魄,使载人航天工程从一开始就占据了高的起点。

    【查看全文】

    北京飞控中心主任陈宏敏

  • 在失败中寻找创新之门

    任务成功不等于成熟,每一次任务的执行更不是前一次任务的简单重复,因此飞控人面对的不只是鲜花和掌声,更是考验与危机。

    1999年11月21日,由于对“点频”问题认识不清和软件设计的缺陷,导致神舟一号第15圈返回时的控制参数注入失败。“我们在返回前对飞船进行数据发送,那是一帧负责返回控制的一组数据,我们在预定的跟踪区域内没有送上去!”陈宏敏主任说。

    科技人员们迅速行动起来,查找问题原因,商讨应急措施,抓住补注机会进行补救,确保首飞任务取得了圆满成功。但正是这次教训,让“严慎细实、精益求精”几个大字从此融入每一行软件代码、每一个飞控方案和每一个飞控人的血脉。

    【查看全文】

    科技人员在神舟十号任务中

  • 创新并非遥不可及

    记者过去在基层采访经常发现,一些人对创新还存在认识误区,例如,把创新的门槛看得太高,望而却步;还有人认为,创新是专业科研人员的事情,事不关己。然而在北京飞控中心,创新并不神秘,人人处处可为。

    北京飞控中心对创新的理解有其独到之处,概括起来就是两句话:一是改善就是创新;二是全员创新。

    陈宏敏主任说,有些改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技术突破,但小改进解决大问题。在中心,这都是创新,都要进行奖励。当微小的创新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变成重大的创新成果。中心多位科研人员向记者反映,目前在中心比得最多的不是收入多少,而是中心颁发的创新证书这个“小本本”有多少。在这种氛围下,一些科研创新“成瘾”,整天琢磨着弄点新东西出来。

    【查看全文】

    任务期间的飞控大厅

单位介绍

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简称北京中心)位于中国北京航天城,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探月工程和深空探测工程的飞行控制中心,也是世界第三大载人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主要负责任务实施期间的指挥、控制计算、数据处理、信息交换、分析决策和飞行器长期管理。

【点击展开】

视频新闻

梦想启航

精测妙控

高精度轨道机动控制技术:打破俄美的技术垄断,将世界最优控制理论应用于实践,创造性地解决了 飞船轨道控制的关键技术,使飞船实际运行轨迹完全吻合。

精确返回控制技术:这是载人飞行任务安全成功的核心技术之一,中心独创性地研究了返回控制参数计算与返回落点预报方法,在目标落点计算精度、准确性和可靠性上优于任务总体要求,填补了国内空白,使我国成为继俄、美之后第三个掌握此项技术的国家。

测控过程可视化技术:中心运用了当今最先进的虚拟现实、数字建模技术,使飞行控制操作实时逼真。

飞行控制自动化技术:中心创造性地实现了遥控发令、数据注入、轨道计算预报等软件运行的高度自动化,提高了科学管理水平和指挥效能。实现了在2秒钟内把指令发送到飞船。这种透明控制方式在中国航天领域是史无前例的,在世界航天测控领域也属一流。

软件构件化技术:在国内创造性地采用平台化、构件化、开放型的开发设计思想,建成了拥有140余万行源程序、7000多个模块、关键软件模块1100余个的庞大而有序的软件系统。

智能化故障诊断技术:中心采用人工智能和专家系统技术,在我国首次实现了航天飞行器重要状态和故障诊断的自动识别。

飞控文化

  • 中心质量文化

    为强化质量管控在科研试验任务中的生命线作用,2008年,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启动GJB9001A质量管理体系建设。一年后,中心又启动软件成熟度模型GJB5000A体系建设,先后取得GJB5000A二级资质、三级资质。2015年,中心大力推行质量管控“双向透明”方法,按照“梳理业务、制定流程、识别控点、对应标准、明确证据、细化内容”6步法,有效解决了质量体系建用脱节的“两张皮”的问题,促进了体系要求与具体工作的结合融合。

  • 人文环境

群星灿烂

更多